欧迪多肉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欧迪资讯 ? 正文

小受膀胱灌红酒 小峰揉捏她的胸

咪乐|直播|官网app (嘉伟)来源:胶东在线(责编:金玉泽(实习生)、张雨)

2021-12-04 | 人围观 | 评论:

 尤其是国内,拥有小行星命名权资格的,实在是凤毛麟角。

  而沈知谨居然就这么直接送了,而且还只是因为她期末成绩考的不错......

  似是看出她的意外,沈知谨道:

  “命名权已经确定,你可以慢慢想。什么时候有钟意的了,再命名不迟。”

  沈璃:“......哦,谢谢爸爸。”

  她纠结的难道是小行星的名字?分明是这个命名权本身啊!

  但沈知谨神色清淡,简单的就好像只是下班路上顺便给她带了一块草莓千层蛋糕一样,除了谢谢,她一时间还真想不出还能说些什么了。

  沈知谨唇角抿了笑:

  “糖糖考的好,该奖励的。”

  事实上,不只是因为她考的好。

  这是她回来之后,拿回家的第一份成绩单。

  无论她考的如何,对他而都弥足珍贵。

  ......

 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,再次由沈知谨终结。

  陆淮与抬手,指节轻轻蹭了蹭眉骨,随后拿出手机,发了条消息。

  沈璃手机亮了下,是一条来自陆淮与的微信。

  她眼帘微抬看了他一眼,随后点开。

  沈糖糖,你好像,越来越难追了。

  别的不说,单单是这一屋子,一人送一份礼,她都要被淹没了。

  哪儿还看得到他。

  她唇角极轻的勾了下。

  确实还没想好。

  陆淮与垂眸看她这条回信,略作沉思。

  那就先换成一个愿望,以后什么时候想要了,来找我兑换。

  沈璃是真忍不住笑了。

  二哥,你还记得你在我这留了多少个愿望了吗?

  从最开始一起看流星那次到现在,他给,他让,他送的愿望,实在是很多了。

  她发出这句话,就往陆淮与那边看去,带着几分调侃兴味,想看看他是个什么反应。

  陆淮与微微垂眸,应该是看到了她那句,随后,他唇角极轻的挑了下,似是在笑。

  骨节分明的手指在屏幕上点了几下,而后息屏,放下手机,一系列动作流畅至极。

  好像这个问题,根本不需要想,早已有着确定的答案。

  沈璃低头,就见到一行字。

  反正人生漫长,你许多少,我都能给。

  .......

  吃完饭后,大家终于各自散去,沈璃则是跟着沈知谨去了趟米尔实验室。

  她的论文已经进展到了一个比较关键的时候,需要大量测量数据。

  如今在港城,能借助的就是米尔实验室的设备了。

  作为国际顶尖天体物理实验室,米尔实验室通常是不会允许给予外人这个权限的。

  但沈知谨是他们的科学顾问之一,自然有这个特权。

  沈知谨一直陪着她在天文台记录,直到晚上十点,又带她去了天文台。

  他调试好天文望远镜,这才回头冲着她招招手。

  “糖糖,来。”

  沈璃上前。

  沈知谨道:

  “你现在看到的,就是mt-36721号小行星,在木星和火星之间运行,是我早些年发现的。等你为它命名,报批国际小行星命名委员会,通过之后,就会公布于世,正式成为这颗天体的永久名字。”

  也就是说,这个小行星,从此将永远镌刻上她的痕迹。

  沈璃看了很久,直到眼睛酸涩。

  她轻吸口气,这才望向沈知谨,桃花眸明灿至极,几乎胜过这浩瀚星夜。

  沈知谨笑道:

  “之前有想过一些名字,但一直没定,总觉得不合适。想来,应该就是在等你。”

  沈璃过去抱他,额头抵在他肩膀。

  “其实爸爸有想好的,对吧?”

  沈知谨顿了顿,声音轻缓:

  “是想过要叫糖糖的。”

  他这一生,没有很久的拥有过什么,在极漫长的一段时间内,他坠入深渊,于绝望中,只能仰望星空。

  宇宙遥远,星河灿烂,一颗小行星环绕运行。

  如此渺小,然而相对于他的人生,却已经足够恒久。

  世上谁人没有私念。


 

  他想过很多次,如果叫糖糖,那么抬头就能看见。

  哪怕相隔遥远星河,那也没关系,相较生死,也已经死他唯一能奢望的最近的距离。

  他抬手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——人生怎么能预想,还会有这样的一天。

  原来他与糖糖之间的距离,可以比奢望的更近。

  “沈糖糖。”

  沈璃轻声道,

  “叫沈糖糖吧。”

  沈知谨愣了下:

  “确定吗?”

  毕竟现在她真正在用的名字是沈璃。

  沈璃从他怀中稍稍退开,点了点头。

  她澄澈的眼望着他,轻声道:

  “沈璃是所有人的,但沈糖糖,是爸爸妈妈的。”

  ......

  离开天文台,沈知谨送了沈璃回顾家大宅。

  她回到自己房间,洗漱收拾,换上睡衣。

  全都整理好,已经是将近十一点半。

  她随手拿起手机看了眼,这才发现季抒半小时之前给她打了个电话,她没接。

  时间挺晚了,但以季抒的作息,这完全不是问题。

  于是沈璃直接拨了回去。

  响了一声,季抒那边迅速接了。

  “璃姐?”

  季抒的声音听起来特精神,沈璃隐约还听到了游戏声。

  “打游戏呢?”

  沈璃问道。

  季抒“嗯”了声。

  “璃姐,听说郁承今天找你茬了?”

  沈璃笑了声。

  “顾思洋说的?”

  除了他,也是没其他可能了。

  顾思洋和沈璃是亲表兄妹的关系,季抒之前就知道了。

  要不是最近训练紧张,他说什么都是要来港城一趟的。

  下午顾思洋就把隆丘赛车场发生的那些事儿,全和季抒他们说了。

  ly赢了fn几场,双方的关系本就不怎么样,现如今听说郁承居然不怕死的挑衅沈璃,季抒几个差点笑得满地找头。

  “顾思洋说璃姐你那一下漂移过去,郁承的脸都绿了!”

  季抒遗憾不已,

  “这么精彩的画面,我怎么就没见着?璃姐,要不我请个假过去找你?”

  沈璃倒了杯水:

  “你不用训练的?”

  季抒那边忽然顿了下:

  “训练没意思。”

  沈璃眉心微挑。

  这话居然是从季抒嘴里说出来的?

  “怎么了?”

  季抒沉默了好一会儿,才有些烦躁的开口:

  “基地最近新来了一个教练,据说是从里兰请来的,退役之前是顶尖赛车手,最好的排名拿到过国际第九。但就脾气傲得很,我跟他不搭。”

标签:

相关内容推荐:

Top
百度